网上威尼斯

放大
缩小
还原

媒体报道  >

100天10次手术 让他重获新生 网上威尼斯重症医学科联合多学科,救治复杂车祸伤患者

2020-04-06

 

 ■医生与患者交流病情,患者恢复良好精神乐观。

  在弘爱ICU,余剑华主任和团队每天都在尽全力挽救危重病人的生命。

  一名严重车祸伤患者,3个多月来,曾被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经过积极的抢救,共输了7950ml血液,经历了多次全院大会诊,10次手术,终于渡过难关,重获新生。

  2019年12月5日下午,58岁的刘大福(化名)骑车与大型卡车发生碰撞,被120紧急送入弘爱医院。当时的他已昏迷、脸色苍白,血压测不到,心率150。同时,全身多发性骨折、骨盆开放性骨折、会阴部严重撕裂伤、颅脑出血,伤口的血喷涌而出,即使在急诊工作多年的医生,也极少见到这样严重的伤者。家属认为,大概率没救了。但医生没有放弃,一场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战斗打响了。

  文/记者 朱惠嫣

  通讯员 毛灵智

  图/刘东华

  第一次多学科会诊 介入手术帮助闯过出血关

  首先要处理严重的失血性休克。急诊医生李培源、刘青松当机立断,立即纱布填塞压迫止血、补液、插管,四五个医护人员不停塞纱布。同时赶紧请骨科、ICU前来会诊。ICU李娜副主任医师到达急诊时,盖着伤者的被子已被鲜血浸湿,会阴部长达15厘米的撕裂伤口触目惊心。

  由于骨盆开放性骨折,骨盆内的静脉丛出血,随时都可能要人命。骨科医生进行了简单的骨盆外固定后,不敢再有大动作。当时最重要的是止血,不然输再多血也是于事无补,于是请介入科来会诊。经验丰富的ICU主任余剑华立即赶来。

  介入科能通过微创栓塞动脉控制出血。可这次介入科也犯了难,伤者血压极不稳定,但如果不介入,伤者无法停止大出血。急诊科主任韩国林反复权衡,在充分和各科专家探讨后决定即刻进行介入手术。术中发现伤者除了骨盆内静脉丛出血外,一侧髂内动脉也有出血,为了尽可能减少出血,介入科医生将两侧的髂内动脉及所有可能出血的动脉全栓塞住了。这是救治成功非常关键的一步!

  做完手术已是凌晨3点多,伤者被送到医院ICU进行进一步救治。第二天,他的血色素降速减缓,渗血也少了,出血这一关算过了。

  第二次多学科会诊 修补小肠给肠道造瘘

  没有喘息的时间,感染随之而来,白细胞升高,伤者开始发低烧。

  伤口究竟有多深?伤到了什么程度?伤到皮下组织,还是深入筋膜,还是伤到胃肠道?15厘米长的伤口就在肛门周围,肠道破损会让粪便进入腹腔,感染在所难免。

  ICU请胃肠外科和骨科会诊,决定手术。术中发现肠道果然有穿孔,腹腔内还见食物残渣。几个科室合作成功修补了小肠、给肠道造瘘。

  第三次多学科会诊 新技术清创渡过感染关

  伤者持续低烧,白细胞不断上升。必须尽快清理创口,伤口在臀部,清理必须翻身,但由于全身不稳定性骨折,翻身或将造成二次伤害,导致畸形。要保命还是要健全的机体功能?最后,家属决定先保命。

  情况比预想的恶劣,伤口不大,里面组织早已溃烂坏死。“感染非常严重,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快就会发展成感染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最终面临死亡。”余剑华主任说,唯一的办法是通过手术全面清理坏死组织。

  ICU、整形与烧伤外科、骨科等多学科会诊,整形与烧伤外科的蔡少甫主任团队给伤者制定了多次“清创+VSD引流术”计划,VSD引流术是用于处理各种复杂创面和深部引流的新技术方法。术后第2天,体温下来了。术后第3天,炎症指标下来了。术后第7天,整整昏迷了30天的伤者清醒了!

  伤者生命体征已趋平稳,思路清晰,讲话流利,颅脑损伤的影响非常轻微。因后续还有多次清创手术,伤者被转到了整形与烧伤外科病房。烧伤科团队为其做了8次清创+VSD引流术,并进行植皮,伤口也渐渐愈合。

  如今,伤者可以自己吃饭,恢复速度很快,脸色红润,精神乐观,右腿有力,迫不及待地想下床进行康复训练。他感激地说:“十分感谢弘爱医院的医生,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名患者家属写给网上威尼斯ICU医护人员的感谢信:

  弘扬仁爱 医者大道

  ——记弘爱医院ICU医护人员

  我母亲93岁,因肺炎(非新冠肺炎)于2020年1月18日入住弘爱医院ICU治疗。当时血氧饱和度只有60%-70%,肺部大面积感染,痰很多,有医生说要做气管切开术,以避免增加患者痛苦与术后不便。当时,余剑华主任否定了此方案并选择了药物及物理治疗,二日后病情已被控制,三周后基本痊愈。其间得到了赵金波护士长带领的全体护理人员的全力救助和精心护理,包括排痰、翻身、拍背(两小时一次)、擦身、洗头洗脚、换尿裤、处理排遗排泄。其所作所为甚至比我们亲子女还要周到体贴,却仍怀揣一颗平淡之心。其职平凡,其心高尚,请允许我再次向她及众护理人员致以崇高敬意!

  “阿婆,你哪里不舒服吗?我来给你量个血压。”“来,我们吃药了。”……不仅是身体上的照顾,更是心理上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对此我深受感动。

  以前对于ICU的印象,很多人会有ICU恐惧感,觉得一旦进去就是人之将尽。可我记得余主任的一番话,让我热泪盈眶:“在ICU有我们在,会照顾好你母亲,放心好了。”

  余主任的一句话让我们的内心平添一份坚强和温暖。余医生是一位人格高尚、医德高尚、医术高超的“三高医生”;弘爱医院的ICU,是暖暖的,是充满了希望的。这,就是ICU人的温度。

  ICU人,是辛苦且热情的。在照顾老人的同时,还不忘给我们提出建议,如每日多少蛋白质、一天营养多少量、稍多加点盐等。他们的工作强度大,项目多。可他们的关心,不会因冰冷的医疗器械所降温。

  ICU人,是尽职且正直的。过年之际我给全体ICU医护人员带去了巧克力进行慰问,希望他们工作之余也能休息。“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护士长对我们表达了感谢,婉言拒收了慰问品。同样,给余主任等医护工作人员带去茶叶慰问时,也被余主任一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是我们分内的工作”而退回。

  ICU人,是忙碌且无畏的。在家母住院期间,我撞见数次ICU人抢救危重病人,看到医护人员往返奔忙,全力抢救。在严峻的疫情下,他们选择以最专业的态度和万全的准备勇敢应对。

  这是一群与死神赛跑的人,为生命加油的人。生命是最宝贵的,挽救生命的职业,无疑是崇高的。

  立院济世,行医为民。在此,我向为延续生命而无私工作的弘爱医院ICU全体医护人员致敬!

  此致

  敬礼!

  患者郑淑珠家属:詹建南

  2020.3.8

责任编辑:陈培章

fc4ec623364a47536b9f38e3d48d0d3e.jpg



厦门晚报

2020-04-06